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企业 地方

导购

旗下栏目: 展会 导购 行情 旅游

论“博爱煜和平”新理念

来源:江南新闻资讯门户网 作者:世道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6-24
摘要:“博爱煜和平”这一应运而生、与时俱进的崭新思想理念,出自全球华人反独促统联盟副秘书长、著名书画艺术家、教育家史文宽先生2004年所撰写的《博爱颂》一文。史先生是我多年前有缘相识相知的文友。最近,欣闻他与有关方面合力,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

    “博爱煜和平”这一应运而生、与时俱进的崭新思想理念,出自全球华人反独促统联盟副秘书长、著名书画艺术家、教育家史文宽先生2004年所撰写的《博爱颂》一文。史先生是我多年前有缘相识相知的文友。最近,欣闻他与有关方面合力,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久远地传扬光前裕后的“博爱煜和平”思想理念,拟定在中原地区郑州南郊“黄帝宫”附近创建一座占地面积为150亩的“博爱煜和平共襄园”(园中有一座“博爱煜和平博物馆”和“博爱煜和平国际珍宝城”),不胜喜悦。因此我感到对“博爱煜和平”这一新兴的思想理念作一些学术性研究和探讨是很有必要的。现将我的部分研究成果写成此文,和大家一起分享,以便形成共识,共同为人类的文化和文明的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

    一、历史的解读
    博爱之义为广泛地爱一切人。说到博爱,人们就自然想到孔子提出的“仁”——“泛爱众,能亲仁”(《论语》·学尔)。历代经典对“仁”也有很多描述,《孝经·三才章》说:“先王见教之可以化民也。是故先王以博爱,而民莫遗其亲。”《无量寿经》说:“尊圣敬善,仁慈博爱”。唐代韩愈在《原道》中说:“博爱之谓仁。”孙中山先生在《军人精神教育》中说:“博爱云者,为公爱而非私爱,即如‘天下有饥者,由己饥之;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之意”。孙中山先生常写“博爱”两字送人。由此可见博爱就是仁爱、大爱、泛爱,著名语言大师吕叔湘编著的《现代汉语词典》对博爱的解释是:“博爱,是对全人类广泛的爱。”可以说以上历史人物对“仁”的解释都是一种历史的解读。

    二、对仁爱或博爱的最新体悟
    按照《汉语词典》的解释,仁主要有二义:一谓“宽惠行德之谓,故孔子有言:‘泛爱众,而亲仁' ”(《论语》·学尔);二谓“果核中之种子。”我们认为,这两种解释是完全相应的,因为“仁爱”或者“博爱”实际上如同果核中的种子,都是宇宙生命的表现。种子有生机,所以才能发芽、生长、开花、结果,它体现了宇宙的生机,这是自然界正能量的来源,这是我们对“果核中之种子”的理解;而我们对“宽惠行德”、“泛爱众,而亲仁”的理解是,人类生而需要“仁爱”或“博爱”,它是宇宙生命力的表现,是人类生命的正能量,因为有“仁爱”或“博爱”的存在,人类才能健康成长、文明发展、继承道统,最终建成“大同世界”。试问,我们是否可以以一个人的成长来说明问题?一个儿童如果没有父母师长的关爱,能否形成健康的心理?一个青年如果没有长者长辈的关爱,能否形成正确的世界观和人格?一个普通社会成员如果没有国家、社会和家庭的关爱,能否顺利度过人生各种坎坷而发展自己的事业呢?这肯定是不行的!由此可见“仁爱”或“博爱”是人类普遍需要的精神能量、正能量。虽然我们用眼睛看不到,但我们可以用心体会到、感觉到、领悟到,因此我们的社会应大力提倡“仁爱”,也就是“博爱”,扩大她、提升她、充实她、增强她,使她充满在我们人与人之间,充满在我们的家庭,充满在我们的社会,充满在我们的国家,充满在全世界,最终建成世界文明、大同世界!

    三、对“和平”的最新体悟
    按照《汉语词典》的解释:“和有调谐、适中、‘息争而归于平和'之义。” 而“和平有温和、息争、和睦”之义。我们认为,人类往往是为了各自、各集团、各部分、各地区的利益而纷争不已,那么人类在做到“息争而归于平和”之前,必定要首先考虑为什么要息争,为什么要调谐,为什么要适中,为什么要和睦这个更深刻的问题,然后才可能考虑怎样才能做到息争、调谐、适中、和睦这个具体的方法问题,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解决第一个问题,那么第二个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概而言之,也就是人类需要解决这样两个问题:(一)、为什么要和平?(二)怎样才能达到和平?这样两个问题,表面上看很简单,实际上是很复杂的,要不现实的世界为什么充满了纷争和争斗呢?我们认为,这两个问题的解决只有靠“中庸”的智慧,人们只有根据中国传统文化的固有精神——“中庸”的境界和方法来认识世界,处理各种互相对立的矛盾,才可以达到和而不同、求同存异、同异共存的局面,这就是“和平”的历史格局,或者说也就是“大同世界”的境界。因此我们认为,当今世界,人类首先要学习“中庸”的智慧和方法,只有当人们达到“中庸”的境界,人类才能做到“息争、调谐、适中、和睦”,才能达到真正的和谐、真正的和平、最终的大同。如果人们不能学习“中庸”的智慧和方法,达不到“中庸”的境界,则永远都只能停留在空谈理论、空谈理想的历史层面上。

     四、“博爱煜和平”与孔子的“仁爱”思想
    以上我们对“仁”(博爱)、“和平”进行了新的解读,现在我们再对“博爱煜和平”中的“煜”字进行解读。“煜”字由火和日、立三个字组成,按照易经的卦象来说,这是一个人在太阳照耀下,顶天立地站着,手持火把,这不就说明我们中华民族在真理的阳光照耀下手持中华道统的火把,在全世界薪火传承吗?这也象征着我们中华民族在宇宙法则“真天命”的照耀下,手持“博爱”、“和平”的明灯,在历史的轨道上向世界大同奋勇前进!“煜”本义就有照耀之义。可见“博爱煜和平”之义就以博爱的境界和中庸的智慧,引导人类走向世界大同!
     笔者在1986年4月曾经拜访过当时的南京大学匡亚明校长。匡亚明校长是我国著名的研究孔子的专家,是党内高级干部中的著名学者,他在1985年出版的专著《孔子评传》中对孔子作了历史性的评论,他在此书后记中说:“我酝酿了四十多年的一个小小的愿望,现在总算实现了,那就是对孔子作出较全面的、公正的历史评论,现在出版的这本《孔子评传》、就是力图阐明这个问题”。(引自匡亚明著《孔子评传》P471,1985年3月第1次印刷,山东新华印刷厂印刷,齐鲁出版社出版发行)。当时我向匡亚明校长提出一些问题,其中有一个问题是:“马列主义如何与孔子思想相结合?”匡亚明校长对我说:“目前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尚处于初级阶段,我们共同努力吧!”后来我一直记住匡老的嘱咐,因此我写了一系列研究孔子思想的文章,其中最重要的一篇是我在1999年写的《走出历史的误区,重建中国人文精神体系》(可参见我最近出版的专著《梁漱溟东方学术思想研究》一书P133—P146,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2016年2月初版)。我在这篇文章中对孔子的思想作了全面的充分的客观的肯定,这在当时是很难被人理解的,但这恰恰是我研究了匡亚明校长的《孔子评传》和梁漱溟以及乌以风等儒学大师的思想,受到了启发,而取得的学术成果。
    匡亚明校长还认为,孔子的仁爱思想与中国上古时代的思想是有密切联系的,他论证了“仁”的思想曾经在《尚书》、《诗经》、《国语》、《左传》中出现,“然而这些材料中反应的关于仁的思想都是零散的、无系统的,思想内容也比较肤浅。孔子在形成自己的思想时,抓住当时在意识形态中已经出现的仁的观念,明确它、充实它、提高它,使它升华为具有人道主义博大精深的人本哲学”(引自《孔子评传》P182)。匡亚明校长对孔子的仁的思想体系作了总结:“仁按其本义即伦理意义,是一种人道主义思想,强调人们之间的仁爱、谅解、关怀、容忍,也强调广大人民物质生活的安定和提高(安、信、怀和庶、富、教)等等。”(引自《孔子评传》P194),“总之,仁的观念在孔子思想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可以说仁是他的哲学,他的世界观,也是他的伦理道德学说、政治学说、教育学说、一句话,是他的全部博大庞杂的思想体系的‘一以贯之’的总纲。”(引自《孔子评传》P192)。
    根据匡亚明校长的论证和总结,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由于孔子对上古已有的仁的观念进行了创新和体系化,以及孔子“仁”的思想体系对后世的深远影响和启迪,所以我们作为中华民族的后人可以自豪地将“仁爱”与西方的“博爱”接轨,甚至可以融为一体,并以孔子的大同思想引领全世界走向世界大同。由于孔子的“仁”的思想体系是符合人类本性中天然的博爱精神的,这是人类自身的正能量,因此人类总是希望、向往、梦想光明和辉煌,这是人类自身的一种平衡功能(中庸),因此人类就可以具有达到和平的智慧、方法和力量!由于人类本性中有对“大同”世界的向往,因此人类必能克服各种困难、障碍和自身认识上的局限性,最终一定能达到“大同”世界。为了弘扬孔子的思想,我国已经在世界各地建立了一千多所孔子学院,这从一个侧面可以说明,孔子思想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欢迎,全世界人民是向往孔子的仁爱思想和大同理想的。总之,由于孔子的“仁爱”思想也就是“博爱”思想不仅是符合宇宙发展的规律的,也是符合世界人民心里需要的更是促使社会向光明发展的正能量,因此提倡和弘扬孔子的“仁爱”也就是“博爱”是世界走向“大同”的根本力量。
    “博爱煜和平”顾名思义,就是用博爱思想之光辉,照耀人类和平发展之道路。从深层意义上讲,这一思想理念融通了孔子的“仁爱”和西方文化的“博爱”,将“和平”作为最终目标,构勒出“大同世界”的愿景,突出了人类本性中具有达到和平的智慧、方法和力量,可以说“博爱煜和平”就是人类走向世界大同的号角和旗帜!

    五、孔子的“大同思想”新解
    《礼记·礼运》描述了孔子心目中的理想社会:“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举之借字),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享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我们尝试着对孔子的大同思想进行五个方面的解释,希望能与大家形成共识。
    ①天下为公的理念——“天下为公”的理念不是一种口号,而是一种境界,如果全人类没有共同的文化理念,那么“天下为公”是达不到的,因此我们提出“博爱煜和平”是中华道统文化的一种表述,而真正要做到“天下为公”,就必须努力提倡中华道统文化,从现实做起,从我们中华民族本身做起,一直不要忘记弘扬中华大道!在历史上曾经有过孔子一心向往之的和谐社会楷模,那就是周朝的盛世,司马迁曾经在《史记·周本纪》中描述周朝的盛世:“成康之际,天下安宁,刑错(措)四十余年不用”。“民和睦”、“颂声兴”。(白话文之义为:周成王、周康王的时代,天下安宁,百姓安居乐业,人心向善,因此司法机构的刑罚已经有四十多年没有用了。人民和睦、社会和谐、朝野一片欢乐景象,对国家的管理颂扬赞美之声不断兴起。连孔子也说:“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我们这是要把文明分成两个层次来说,在周朝,人民的物质文明已达到了相当水平,而精神文明也达到了高度发展,两者是完全相应的,而现代社会是物质文明也达到了相当水平,可是精神文明却严重滞后,人们就可以从中发现差距;向孔子所指引的方向去努力吧!由此看来,我们学习孔子的大同思想也可以用来针对现实问题,以求解决问题。
    ②、选用贤能之人管理国家——国家选用贤能之人组成管理层群体,整个社会才能做到诚信、公平、尊道、贵德、和谐,这是管理好国家的根本人才保障。国家机器运作是靠人才来掌控的,如果人才达不到“贤能”,国家机器就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人才要做到“贤能”,就是一,人才是要有为大众竭诚服务的、公心的,说更高一点,要有替天行道的高度文化觉悟;二,人才是要有协调各种人际关系的能力和专门的技能的,这两点就是人才的双翼,缺一而不可。现代的人才观往往偏向于第二点看重技能,这是不全面的,德艺双馨才是正确的人才观,这一点应牢牢把握,形成风气!因此人们能否树立起正确的人才观,也是现实社会急需解决的实际问题。
    ③、整个社会应提倡大爱——整个社会应提倡大爱,人们不仅要爱自己的亲人,而且也应推爱到他人和天下之人;不仅要爱自己的子女,而且也应推爱到天下人的子女。故孔子有言:“能亲仁,泛爱众,”(《论语·学尔》),“博施于民而能济众”(《论语·雍也》),孔子弟子有若说:“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兰。”(《论语·学尔》)。由于十年文化大革命动乱和破四旧、批孔等原因,影响到现在国人还是缺乏“大爱”的精神,由于缺乏“大爱”,人与人之间就难以和谐,因此提倡孔子的“仁爱”思想,也可以有助于现实社会的和谐。
    ④、使天下人和谐安居——使天下人都能和谐安居,这就要想尽办法使老人都能安心养老,颐养天年;使壮年人都能为社会尽力,有可以发展的事业;使孤寡残疾人都能得    到养护和关爱;使男子都能有一定的社会名份或工作;使女子都有所归属,这是一幅多么和谐的社会图景。然而要做到这样的和谐,就必须做到孔子以仁为核心,以礼为形式的道德规范体系中的道德品质。匡亚明校长在《孔子评传》中说了(一)孝悌、(二)忠信、(三)恭敬、(四)智勇。“此外还有:宽——待人厚道,惠——给人以照顾,敏——工作灵活勤勉,让——谦逊,俭——节俭,直——正直,贞——诚信,温——温和,良——善良,知耻——有羞耻心,好学——刻苦学习,周而不比——讲团结不搞小圈子,和而不同——敢于提出批评而不无原则顺从君主;以及三戒——戒色、戒斗、戒得;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愠、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等等,等等。这些道德规范,经过分析批判,其中很多可以用社会主义原则加以改造,从而成为我们今天的有利于工作学习修养的美德。”(引自《孔子评传》P238)。    以上这些德目是匡亚明校长花了几十年时间认真总结孔子思想而得出的结论。而长期以来人们因为不了解孔子而不知道孔子对人性的研究有如此深刻的学术成果,我们认为,一个社会如果不能使这些德目蔚然成风、教化人心,那这个社会离大同世界是很遥远的,由此而可知,世界大同不仅是物质文明的高度发展,最根本的是精神文明的高度发展,而且如果只重视发展物质文明还会走向事物的反面,因此按“中庸”的思想方法调摄社会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关系,这是促使社会发展的重要保证!我们认为提倡“中庸”的思想方法对于协调社会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关系也是非常重要的。
    ⑤、大同社会由君子组成——按孔子的要求,大同社会由君子组成。君子是有良好的品德和高尚的精神境界的人,在孔子的描述中,君子看到值钱的货物,不愿随便浪费扔 在地上,但也不愿贪为己有;看到自己身上有力量,就乐于助人,而并不视为一己之私。孔子希望大家都成为仁人君子。人们有了高尚的品德,才能一心为公,才能乐于助人,才能和谐相处,而绝不会去“贪污腐败”、“贪赃枉法”、“贪为己有”,因此孔子说:“己欲立而立人”(《论语·雍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颜渊》),“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论语·卫灵公》),这是因为君子是以“仁”为思想基础的,因此才能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恪守道德规范。
    只有当人们恪守了道德规范,才可以有更高的精神境界,才能做到不需要计谋、不保守、不盗窃、不破坏社会秩序、不捣乱、不做盗贼,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是真正的大同社会。因此提倡孔子的儒学修养精神对提高整个社会的心理素质是有良好的作用的,应该把儒学中好的东西发扬出来,让孩子们从小学习。
    由上述的解释,我们可以看到孔子理想中的大同社会是一个和谐的社会,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孔子的大同世界的蓝图中是没有追求物质的奢华享受的,更没有穷奢极欲,这就是孔子的中庸思想的具体体现,中庸主张不能不及,也不能过分,从人民生活的提高来讲,也应把握一个度,即:既要有和谐安宁的生活,又不能有穷奢极欲的极端享受,这才是合于中庸,合于自然规律的生活方式。说一句最彻底的话,从科学的眼光看问题,如果全球人类都提倡追求穷奢极欲的享受,那么地球的能量将提前耗完,人类就面临灭顶之灾;如果人类能爱好和谐安宁简单朴素的生活,那么地球的能量可以在可持续发展的方略推动下逐渐增长,人类才有光明的未来,大同的未来。

    六、“博爱煜和平”理念对未来世界的重大意义
    以上我们研究了“博爱煜和平”新理念于孔子的仁爱思想的历史渊源关系,这可以极大地提升我们中华儿女对祖国文化的自信心,是年青人对祖国历史、祖国文化产生内在的敬仰和向往,使人们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产生自豪和骄傲,走出历史误区,走出迷茫和困惑。“博爱煜和平”并不是照搬外国的人道主义,也不是基督教的舶来货,更不是简单的复古,而是对孔子“仁学”的发展与创新,是有着极其深厚内涵的。我们说的大同理念也不是简单的社会理想,而是人类成熟的智慧境界。我们认为,孔子的大同理念是超越了各种各样的社会思想、社会学说和社会理论的至高境界,大同世界是一种对多元文化的苍穹,因此可以做到“求同存异”、“大同小异”、“异而不同”、可以共存共生,互相和谐、和睦、和平。1988年2月,获得诺贝尔奖的75位科学家们在法国巴黎召开国际会议,研究人类如何“面对21世纪”,与会期间,瑞士科学家汉内斯·阿尔文博士说:“人类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两千五百年前的孔子那里去汲取智慧。”这句话被写入会议后发表的一个宣言。瑞士神学家孔汉斯明确指出,如果要发展一种普适伦理,就要在世界上推广中国的“仁道”等亲民、仁民、爱物的价值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泰勒博士说:“如果人们思索一下孔子的思想对当今世界的意义,人们很快便会发现,人类社会的基本需要,在过去二千五百多年里,其变化之小是令人惊奇的。不管我们取得进步也好,或者缺少进步也好,当今一个昌盛、成功的社会,在很大程度上,仍立足于孔子所确立和阐述过的很多价值观念。这些价值观念是超越国界、超越时代;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属于过去,也会鉴照今天和未来。”我们引用这些世界人物对孔子的评价,最重要的是说明“博爱煜和平”新理念于孔子的“仁学”有着历史的渊源关系,“博爱煜和平”新理念正是孔子“仁学”在新时代的延伸和发展,它与孔子的大同思想、仁爱思想、中庸和平思想有着最为密切的联系,或者说是孔子“仁爱”思想在现代的表现,“博爱煜和平”能在新时代起到传承创新的作用,对未来世界有着重大的意义!
    最近习近平主席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说:“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应该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从我国改革发展的实践中挖掘新材料、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构建新理论。”我认为:本文对“博爱煜和平”新理念的解读和论证正是这样做的。为解决我们社会存在的问题而提倡“博爱煜和平”新理念;为丰富我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提出至诚如神的好建议,不仅是应当的,更是难能可贵的。

责任编辑: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