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企业 地方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内蒙古察右中旗:探矿权分包乱象,谁之错?

来源:祖国网 作者:林夕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29
摘要:【记者 郝志祥】 在内蒙古察右中旗苏勒图镇境内,曾经存在着数家探矿主。之所以称他们为探矿主,是因为委托他们的一家名为苏勒图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勒图矿业)的企业在这里只有探矿权,没有采矿权。而苏勒图矿业有限公司的探矿权是由察右中旗党政机关

   【记者 郝志祥】  在内蒙古察右中旗苏勒图镇境内,曾经存在着数家“探矿主”。之所以称他们为“探矿主”,是因为委托他们的一家名为苏勒图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勒图矿业)的企业在这里只有探矿权,没有采矿权。而苏勒图矿业有限公司的探矿权是由察右中旗党政机关事务管理局(以下简称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委托授权的。因为,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拥有这片区域的“探矿证”。

 

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名下的矿产资源勘查许可证
    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一本探矿证分包给多家矿主的结果就是,必定要产生一系列的纠纷问题。”

    一本探矿证为何分包给数家矿主?

    记者从举报人提供的一份《矿产资源勘查许可证》复印件中证实,其真正的探矿权人就是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
    “2006年10月19日,由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出面组织,并在其委托代理人姚月娥的推荐下,我方与苏勒图矿业签订了探矿协议书,协议书的具体期限为2006年10月19日至2009年4月26日。”探矿权人之一李军告诉记者,协议条款注明:此期间如完不成探矿工作,可向国土部门申请延续时间,以保证乙方正常工作。
    “2007年初,我方根据旗政府文件规定的关于探矿方式及要求,在二号井的约定区域进行了钻探、坑探、槽探和物探勘探工作,并做了相应的其它筹建工作。截止2010年元月,经我方组织的勘探工作,由内蒙古自治区地质勘探一五三地质队,做出了探矿区域的详测最终结论报告。”
    同样是探矿权人的张宝提供给记者一份协议书,基本印证了李军的陈述。记者在这份协议书中看到,双方的合作方式为:甲方以其正在申取的探矿权,与乙方的资金技术合作探矿。合作期限为,自本协议成立之日起至探矿范围划定的矿产资源枯竭,无开采价值时止。“我们是二号井,跟我们一样的还有一号井、三号井、四号井。五号井至八号井归小塔寺煤矿。”
    记者试图联系其他“探矿主”,但最终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取得联系。但张宝提供记者的一份由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和刘姓矿主签订的清算协议书,则表明三号井曾经被分包出去过。
    记者看到这份清算协议书中表明:此协议是根据旗限期清理“苏勒图、小塔寺煤田勘查区非法采矿、探矿的企业和个人”领导小组的要求,本着“严格遵守法律,充分考虑现实”的精神,经甲乙双方反复协商,认真核实,就乙方在甲方探矿区内资产的清算而达成的。该协议第四款约定:“乙方承诺,从此再不提出在甲方探矿权范围内拥有探矿权利的主张,双方不发生任何法律纠纷。”记者注意到,这份清算协议还由察右中旗公证处进行了公证。
    那么,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的这份探矿证是否允许分包呢?据此,该局苏局长表示:“我们和苏勒图矿业签订有协议,协议中约定苏勒图矿业是不允许向外分包探矿权的。”记者从苏局长提供的协议书中看到,其条款中确实约定了苏勒图矿业不能将探矿权分包出去。“这份协议,你们只能看,但无法给你提供复印件。”
    “按照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和苏勒图矿业签订的这份协议书约定,苏勒图矿业是不允许分包探矿权的,也就是说该公司的分包行为违背了协议的约定。既然苏勒图矿业违背了约定,那为什么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还要为其善后呢?”知情人直接向记者表示了他的疑惑。

    只探矿不采矿,“探矿主”们为什么要干赔本买卖?

    采访中,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苏局长表示,二号井的杨天明存在非法采矿行为。

    关于非法采矿行为,杨天明的合伙人张宝明确地告诉记者:“没有!我们的机械设备和井下井上的前期工作都做好后,就收到关停通知了。”他同时也告诉记者,他们这些井口的探矿主们每年都会由苏勒图矿业代为向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上缴管理费。为了证实所言不假,他特意向记者提供了几份缴款收据。这几份收据上都盖着察右中旗事务局的财务专用章;缴款人有时是姚月娥,有时是苏勒图煤矿和小塔寺煤矿;缴款有两万、四万等金额。为何缴款人会是姚月娥的问题,张宝说:“因为姚月娥是苏勒图矿业的法人”

 

苏勒图煤矿和小塔寺煤矿交给察右中旗党政机关事务管理局管理费的收据
    “只探矿,不让采矿,还要上缴管理费,傻子才会做这样的赔本买卖吧。”知情人对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收取管理费的做法表示不解。
    对于管理费的问题,苏局告诉记者,只有苏勒图矿业公司法人和机关事务管理局原局长见了面,才能说清楚这些管理费用在何处了。
    那么,这些矿主们为什么要做这个赔本生意呢,李军告诉记者:“当时合同约定,他们使用申办的探矿权和我们的资金、技术进行合作探矿,并且我方有优先获得采矿权的资格。合作期限为自本协议成立之日起,至探矿范围划定的矿产资源枯竭,无开采价值时为止。”
    既然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曾向这些探矿主们收取过管理费,那这些探矿主们就应该属于合法探矿之列,为何到最后,他们又被打入非法采矿或探矿之列呢?关于这个问题,受访者均无明确解释。
    “合理的解释就是,探矿之后,会将申办采矿许可证,允许这家民企进行正常的采矿经营。但这件事走到今天,我们看到的却是,这家民企将探矿权违约分包给各个企业或个人,再向这些探矿人收取管理费,而这些探矿人要么违法采矿,要么像杨天明一样赔本。”也有受访者表示,这个探矿项目的疑点就在于探矿权人察右中旗党政机关事务管理局不去探矿,把探矿权委托给了一家名为乌兰察布市苏勒图矿业的民企进行探矿。虽然这表面上无可厚非,但问题是,这家民企只能在区域范围探矿而不能采矿,同时还需要向察右中旗事务管理局缴纳所谓的管理费,那么,这家民企的收益在哪?是否运作之初就已默许苏勒图矿业可以分包和借探矿之名进行采矿呢?
    关于察右中旗党政机关事务管理局收取的管理费用在何处?又是如何通过审计等问题,本刊将继续关注!
    来源:
http://www.zgzzs.com.cn/index.php/Article/detail/id/11591.html
责任编辑:林夕

最火资讯